<menuitem id="712er"><video id="712er"></video></menuitem>
<ins id="712er"></ins>
    <tr id="712er"><small id="712er"></small></tr>

    <code id="712er"><acronym id="712er"></acronym></code>
    <ins id="712er"><option id="712er"></option></ins>
      所在位置:首頁 > 清風視界 > 史跡 >正文

      廉正明干肅舊弊——探訪揭陽榕城丁日昌紀念館

      來源:南方+客戶端     日期:2023-11-13 08:36:34    

        習近平總書記在文化傳承發展座談會上強調:“在五千多年中華文明深厚基礎上開辟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,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際、同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相結合是必由之路?!?/span>

        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中,蘊含著豐富的廉潔文化元素。我們開設“探訪南粵史跡 傳承廉潔文化”專欄,旨在解讀廣東廉潔文化的深厚底蘊,讓博物館里的文物、廣闊大地上的遺產、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來。系列報道將走遍廣東,為您展開一幅南粵廉潔文化史跡畫卷。

        在揭陽,有一位家喻戶曉的歷史人物,他,就是丁日昌。

        丁日昌(1823—1882),字禹生(又作雨生),清代潮州府豐順縣湯坑人,是洋務運動的代表性人物之一。他歷任瓊州府學訓導、江西萬安知縣、蘇松太兵備道、兩淮鹽運使、江蘇布政使、江蘇巡撫、福州船政大臣、福建巡撫兼督臺灣學政,加總督銜會辦南洋水師、兼理各國事務大臣(未到職),其一生謀求國家振興,在發展實業與國防、整頓吏治、開發臺灣、保護僑胞等方面均有所建樹,為中國的近代化作出了重大貢獻。

        丁日昌與揭陽有不解之緣,他年輕時就在原揭陽縣城生活、工作、交游,先后在榕城梅林巷、縣署石魚齋居住過。晚年,他又在榕城建百蘭山館作為藏書起居之處,建絜園作為會客之所,建丁氏光祿公祠作為家族祠堂和家族居住地,并在榕城撰寫了許多對中國政治、軍事、文化產生影響的奏折和文章。去世后,他葬于絜園內,后遷至榕城仙橋桂竹園。

        如今,在榕城區,丁日昌的印記幾乎無處不在。丁日昌墓是揭陽市文物保護單位,百蘭山館是廣東省文物保護單位、榕城區博物館,丁氏光祿公祠則是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,并建為丁日昌紀念館;而丁日昌的勤政廉政思想和故事,更是一筆寶貴的精神財富。

        百鳥朝凰 中西合璧

        丁氏光祿公祠位于揭陽市榕城區元鼎路,是榕城區現存唯一一處“百鳥朝凰”式傳統建筑。丁日昌紀念館原館長、揭陽文史學者朱淡暢介紹說,該建筑組群建于清同治至光緒初年,規模宏大,集祭祀、起居、藏書、教育功能于一體,占地面積6100平方米。主體建筑坐北朝南,以三進大廳光祿公祠為中軸線,左右對稱,東西各二直巷,呈現典型的潮汕祠堂風格。

        丁氏光祿公祠整體風格較為樸實,保持了潮汕地區傳統建筑的結構、材料和工藝特點;梁架、屋脊的彩繪和泥塑采用了一些西方建筑圖案,中西合璧的處理手法開創了潮汕地區引進西方營造法式的先河,在潮汕地區建筑史上極具代表意義和研究價值。

        丁日昌在世時,朝廷為表彰其功勛,授其父、祖、曾祖三代為光祿大夫,“丁氏光祿公祠”由此得名。1882年,丁日昌在揭陽逝世。次年,光緒皇帝追授他為“光祿大夫建威將軍賞戴花翎正一品封典”。

        20世紀50至70年代,丁氏光祿公祠被征為揭陽縣人民會堂,80年代至90年代又相繼成為揭陽縣委黨校、揭陽市委黨校辦公場地,培養了大批黨員干部。1998年丁氏光祿公祠被辟為“丁日昌紀念館”和“揭陽市民俗博物館”,較為全面地展示丁日昌的生平、思想、政績、著述,弘揚丁日昌愛國愛鄉、改革創新的精神,推動丁日昌學術研究工作。丁氏光祿公祠于2008年被列為廣東省級文物保護單位,2013年被公布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。

        揭陽市文化廣電旅游體育局文化遺產科科長鄭曉珊表示,近年來,揭陽市按“修舊如舊”“保持歷史風貌”的原則,投入大量資金,對丁氏光祿公祠進行修繕。如今,丁氏光祿公祠煥發全新的生命力,成為揭陽古城的文化地標之一。

        耕讀傳家 疏財尚儉

        朱淡暢告訴記者,丁日昌生于耕讀之家,家風優良。父親丁賢拔為人急公好義,熱心鄉里事務。當時,農村族姓之間盛行械斗,經常釀成流血慘劇,丁賢拔極力排解,出資出力在所不計。有一次為了及時趕到現場勸阻,連鞋都沒有顧得穿,因而在鄉里得了個“赤腳公”的綽號。丁日昌的母親黃氏曾為了平息兩族間爭水的糾紛,變賣了自己的嫁衣、首飾,把錢作為建筑分水堤壩的費用。

        父母疏財行善、樂于助人的優良品質,對丁日昌的性格產生深刻影響。丁日昌對父母極為孝順,對兄弟極為關愛?!澳更S年九十矣,迎養署中,孺慕如兒時。兄寢疾,藥饍躬侍。兄止之,則引李勣焚須事為喻?!倍∪詹仓鲌D報,有次赴潮州應試途中,他因饑餓昏厥于揭陽新墟樹下,被一農婦救之。丁日昌一直感念在心,成名后報答了農婦,如同韓信與漂母的故事。

        丁日昌的科舉之路非??部?,1846年、1849年、1852年,他連續參加三次鄉試都沒有考中。但他不氣不餒,力求上進。為養活妻兒,他在家鄉開館授徒,過著一種“半耕桑麻半桃李”的生活,還曾在揭陽、惠來等縣充當幕賓。朱淡暢表示,正是因為丁日昌對民間疾苦和吏治腐敗的狀況有比較深刻的認識,為官之后更加秉持清廉正氣。

        當上“大官”之后,丁日昌對于自己的親屬嚴加約束,避免以官營私和仗勢欺人。他任江蘇巡撫后,老家一些族人、親戚紛紛前來投靠,希望謀個一官半職。丁日昌一概予以拒絕,表示“此間不準屬員請托引薦,豈自己又可薦人與屬員乎?”

        當時從豐順到江蘇,大多經過汕頭坐船前往。丁日昌特意囑咐汕頭的永捷和順公兩個經營航運的商號,如果發現自己的族親想要到江蘇,請商號每人先墊付五塊銀元,勸說他們回家,墊款匯總后由自己如數償還。如果族親真有不得已的苦衷,就寫信轉寄,也不必親自前來。丁日昌對自己的“創新做法”頗為自豪,認為這樣可以使“來者免漂洋過海之苦,得少可以當多;此間亦不至以應酬不周,得罪于鄰里鄉黨,實為一舉兩得之道”。

        丁日昌一生都秉持勤儉節約的習慣。榕城區博物館(百蘭山館)負責人李永富講述說,丁日昌晚年回到揭陽居住,每天頭戴笠子,身披蓑衣,腳穿棕屐,到河邊釣魚,佐以粗糧為餐,過著清貧的生活。事情傳到清廷,朝廷感其清廉清苦,便撥出大批白銀,用船送到他家。丁日昌的兒媳婦得意地說:“有大屋住,有大福享了!”誰知,丁日昌不等護送銀子的人離開,就召集鄉親們,把銀子分給大家。

        兒媳婦不解,詰問丁日昌為何要這樣做?丁日昌語重心長地說:“這錢本來就是來自老百姓的,應發給老百姓啊?!眱合闭f:“那你以后吃什么、用什么呢?”丁日昌義正詞嚴地講道:“我有我的俸祿,我享自己的本分,足矣!”

        清廉奉公 整飭吏治

        官須守正做來,茍事事瞻顧因循,縱免刑章終造孽;

        民欲持平待去,看個個流離顛沛,忍將膏血入私囊。

        這是丁日昌擔任江蘇巡撫后,親自書寫并掛在府衙朱紅大柱的一副對聯,也是他清廉為官的座右銘。

        清朝同治、光緒年間,官場腐敗現象極為嚴重,人浮于事。身為封疆大吏,丁日昌很注意保持自身的清廉和公正,對下屬進行言傳身教。

        丁日昌將節儉抑貪融入其廉政思想,教導下屬“惟以勤儉二字互相勉勵。蓋儉則不貪財,勤則不廢事,皆系循吏根基,不可視為迂闊”,要求地方官吏“一切服食起居,務各崇尚儉約,力改前轍。倘仍習焉不察,此則法所必懲”。

        任江蘇藩司后,丁日昌通令免除了下屬官員例行給藩司賀節、賀壽的繁文浮禮。崇明縣的一個官員以為丁日昌不過新官上任,做做表面樣子,于是在端午節給丁日昌送來賀稟。丁日昌當即通令申斥,并給予該官員記過處分。

        丁日昌認為“吏治又為民心根本”,只有整飭吏治,團結民心,國家才能長治久安,變革圖強,主張“為政須去其害馬”。因此,他嚴格選擇和考核官員,懲治貪官污吏,“裁去冗員,汰除冗役”。

        丁日昌尤其重視對基層官員的督飭訓導。州縣是清朝行政建制中的基層單位,其官員被稱作“親民之官”,也就是直接同老百姓打交道的官員,州縣官的優劣對地方吏治的好壞有著決定性的作用。丁日昌曾說:“國家設官分職,皆以為民,而與民最親,莫如州縣,得其人則治,失其人則亂。自古為然,于今尤急?!?/p>

        為了督飭基層官員,丁日昌在江蘇任內制定頒布了若干規章條例,如《巡撫衙門辦公條款》官員《赴任違限條例》《各屬交代章程》《詞訟核記功過章程》《候補府廳州縣衙參章程》等,用以“察各州縣之存心,考各州縣之勤惰”。川沙廳同知在處理一件控案時,因為不能及時押送人證到案,就被丁日昌通令記大過一次;碭山縣令曾因為犯人逾期羈押而被記過,還有不少州縣官因為辦事拖拉敷衍、延誤文報而受到他的訓斥或處分。

        在制定規章條例的同時,丁日昌還通過多種方式加強對基層官員的培養和訓導。丁日昌編輯、刊印了《牧令全書》,涵蓋州縣官處理地方政務的方方面面,可以算是封建官吏從政的百科全書,丁日昌希望各州縣官員能夠認真學習,以提高處理行政事務的能力。此外,丁日昌還經常利用公文批牘、信函、談話等方式對下屬官員提出批評勸誡。

        為加強對基層官員的監督,丁日昌還派人到各個州縣暗訪,掌握對全省各州縣吏治的狀況及州縣官員的勤惰優劣,做到賞罰分明。同時,通令下屬州縣建立“粉牌”制度,要求各州縣將監獄中所管押人犯和已釋放、交保人犯的姓名、案由逐一開列寫在大粉牌上,懸掛在衙門門口,使老百姓共見共聞,進行監督。后來又建立“詞訟月報”制度,要求州縣官將詞訟和監押情況,按照“管、收、除、在”四柱清冊的樣式,每月造冊申報。丁日昌經常調查官員是否按照規定懸掛粉牌,粉牌開列情況是否與詞訟月報相符,并在發現問題后給予相應懲處。

        在江蘇任職期間,丁日昌清理積案二十七萬宗。經他整肅,轄區弊端改觀,吏治改善。

        勤政為民 不避勞怨

        為減輕民眾負擔,丁日昌不避勞怨,做了許多民心實事。

        丁日昌在江蘇頒布了《蘇省各屬田糧辦賦章程》,在全省組織稽查田額,清理田戶,整頓田賦,按照市場價格核定銀價,讓差役無法利用折價征稅高抬銀價。后有確立“錢糧斗則簡明告示”制度,命令州縣官在每年丁漕開征之前,將不同田畝負擔的具體銀數、錢糧刊刻在一張簡明告示上,將告示在城鄉各處張貼,讓老百姓交納賦稅時心中有數,遏制了地方官吏借征收賦稅勒索舞弊的風氣。

        上?!渡陥蟆吩d文,稱贊丁日昌治吳“如諸葛武侯之治蜀”,稱他為“當今之偉人也”。丁日昌的做法也被其他一些省份所效仿。

        丁日昌不僅是勤政的地方官,也是中國近代洋務派的中堅人物。任福建巡撫兼督臺灣學政時,丁日昌“又罷臺屬漁戶稅,擬筑鐵路,開礦產,移關稅厘,榷造船械”,直接推動了臺灣島內的電力、鐵路建設,對臺灣近代工業的發展產生深刻的影響。曾國藩曾稱贊丁日昌“廉正明干”“才識閎遠”,李鴻章評價丁日昌“才力過人”“不避勞怨,操守亦甚清嚴”。丁日昌去世后,光緒皇帝諭祭丁日昌“鞠躬盡瘁,臣子之芳蹤”“性行優良,才能稱職”。

      附件:

          主辦單位:中共廣東省紀律檢查委員會 廣東省監察委員會

          合作單位:南方新聞網

          粵ICP備10233762號

          nyqfw@gd.gov.cn

          投稿郵箱

          欧美情爱视频网站,欧美情爱在线观看,欧美情爱在线观看网站,欧美情交网站播放,欧美情欲A片在线观看

          <menuitem id="712er"><video id="712er"></video></menuitem>
          <ins id="712er"></ins>
            <tr id="712er"><small id="712er"></small></tr>

            <code id="712er"><acronym id="712er"></acronym></code>
            <ins id="712er"><option id="712er"></option></ins>